唐三中文网 > 大国名厨 > 第655章 被溶解在了温柔乡……

第655章 被溶解在了温柔乡……

    乔智从陶宅返回小区,将车停在地下车库,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上了一楼。

    在小区漫步,脚步有点重,不知道是否要和陶茹雪提一下,史家城被人绑架之事,她还没有走出阴影,害怕对她造成更多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夏,初秋来临。有微风,减退了地表的热气,月朗星稀,小区比想象中要安静。

    不远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,以为是错觉,等看清楚,乔智惊呼道:“媳妇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陶茹雪见到乔智有些意外,挤出笑容,“我在想事情!”

    家里人太多,还有孩子,不适合安静地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乔智没多想,“嗯,需要我陪你一起走走,还是让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吧,十分钟,行吗?”陶茹雪翻腕看了下时间。

    “好,蚊子比较多,早点回来!”乔智朝陶茹雪摆了摆手,进了单元楼。他没有搭乘电梯,而是走楼梯,来到中间层,通过窗户,看了一会儿陶茹雪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套很普通的职业套装,情绪不是很好,看上去比往常要低落。

    头发、气质、衣服,包括鞋子的颜色,搭配得很统一。

    低着头,眼睛看向前方,但眼神却是空洞无物,许久许久,她站起身,仿佛做了个很重要的决定。

    乔智回到家中,开始准备晚餐,在家中习惯做家常菜,倒不是怕工序复杂,而是家常菜吃起来更有温馨的感觉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后,陶茹雪洗完澡先上了床,乔智也洗完澡,发现陶茹雪关掉了灯,屋内漆黑一片,乔智想要打开床头灯,被陶茹雪制止。

    “别开灯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乔智,你以后要对我好一点,但也不用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话?你是我老婆,我不对你好,对谁好啊?当然,夫妻相处,总会有摩擦,生气的时候,如果做了什么对不住的事情,你要包容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太贪心,其实我的人生很顺利,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,但我一点也不珍惜。乔智,在很多人眼中,我是个坏女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是坏女人呢?否则我怎么会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渴,想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去倒水!”

    “别开灯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等乔智离开之后,陶茹雪从床头柜上摸了纸巾,擦拭泪水,嘴角扬起弧度,自己的状态很糟糕,已经影响到乔智的情绪了吧?

    她努力让自己变得乐观一点。

    乔智端着一杯水走入房间,陶茹雪捧着玻璃杯子咕噜咕噜一饮而尽,仿佛在品尝琼浆玉液。

    将玻璃杯放好,陶茹雪笑道:“还记得咱们结婚那一夜吗?”

    乔智尴尬道:“怎么可能忘记?那一夜你差点吃了我!”

    陶茹雪道:“其实没有那段过往,我不可能这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!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。”乔智道,“咱们不感怀过往了,你如果累了,就早点睡吧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生气地瞪了他一眼,“好不容易想跟你说些体己话,你竟然这么不近人情。”

    乔智笑道:“你刚受到打击,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,跟你说得越多,你越是会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嗬,要不你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吧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忍心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跟那些不正常的人在一起,我怕你会变得更加不正常。哪天告诉我,你是从一千年前穿越回来的皇后娘娘,那我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被逗乐了,抬头,在乔智下巴侧面轻轻地吻了一口。

    乔智将陶茹雪拥入怀中,陶茹雪比往常要主动,默默无声,从脖子到胸口,仿佛在丈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乔智突然动作,很男人地将她抱了起身,让她用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好,乔智一抬头,却撞到了床头软包,陶茹雪银铃般笑了两声,伸手抚摸乔智的头顶,问道:“疼吗?”

    乔智没有回答,开始剥“洋葱”。

    黑暗中窸窣摸索很久,陶茹雪问道:“要开灯,让你看个仔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用手摸出来的感觉,会刻在脑海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,给你五分钟,你要告诉我,最满意的是哪个部位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五分钟,现在就可以告诉你。当然是腿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腿很长吗?”

    “不仅长,还很细。”

    “好摸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滑不留手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呢?”

    “也挺不错,主要没有参照物对比过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嚯,你这次的求生欲有点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情商这么高,求生欲低,那也是故意装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还真是个坏东西哟。”

    陶茹雪笑了起来,搂住了他的脖子,任由他肆意妄为,羞怯地将头扭到一边,压抑着自己的某些反应,终究还是没忍住,身体一阵颤抖,倒吸了口凉气……

    乔智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,不知道她的反应和表情,只能听到耳边有声音,从嗓子眼迸发出来的本能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房间依旧黑暗阴沉,空气中弥漫着慵懒的气味,引人昏昏欲睡,像是雾状的安眠药。

    陶茹雪整个人躺在乔智的怀中,“老公,兮兮和我在你的心中,谁的份量更重?”

    “你啊,一个成年人跟小孩子较劲什么?何况感情是不一样的,兮兮是我们的女儿,是我们爱情的延续,我爱她,也如同爱你。”乔智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越来越会说话了,那君成呢?”

    “别提那小子,他跟兮兮没法相比,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才对他偶尔假以颜色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!”

    知道乔智在故意瞎说,陶茹雪用力在他的肩头咬了一口,乔智吃痛地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疼!”

    “知道疼就好,以后再胡说八道,我可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墙之隔住着父母,所以两人说话与动作幅度都压抑着,乔智在这种事情上,如同其他男人一样,不仅贪婪,而且冲动。

    今晚的陶茹雪格外温柔,他则将压抑许久的粗鲁,都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人像是绷紧的弓弦,每次弹射,都极有攻击性。

    陶茹雪没有反抗,温柔地包容一切,甚至

    腾出手,用纸巾擦拭他额头上的汗珠,顺从地配合、回应。

    女人如水,乔智被溶解在了温柔乡里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乔智按照生物钟的提醒醒来,在陶茹雪的额头上亲吻一口才起床更衣,昨晚陶茹雪累惨了,他不忍惊醒她,动作尽量轻手轻脚,准备好了一家人的早餐,乔智前往食堂准备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与麦斯比试结束,他现在已经不去菜市场买菜了,到不是因为觉得工作太基础性,而是那些菜贩子跟自己讨价还价的技巧太简单粗暴了。

    搞得自己砍个价格,对不起自己的身份似的。

    沈贤完美地继承了乔智之前对待食材的苛刻,不仅要求物美,还得要求价廉。

    八点左右,员工陆续到位,陈雪华给下面员工开完会之后,找到乔智,主动汇报近期的工作重点。

    “罗九川那边报过来的员工履历我查看过了,几个行政人员的资料看上去不错,但建议让他们上岗之前,必须要来总部接受轮岗培训。”陈雪华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你跟罗九川直接对接,关键是燕影食堂的主厨人选还未定,你也要帮助老沈物色人选。”乔智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打探了一下情况,燕京那边似乎对我们在那边开设分店颇为不满,有人恶意与当地烹饪协会造谣,说我们涉嫌欺诈消费者的嫌疑。”陈雪华苦笑。

    在传统餐饮的眼中,价格太离谱属于违反职业操守的行为。

    但他们并未考虑过,高定价为何依然畅销?

    在很多人的眼中,乔智的这种行为违反了物价规定,但是乔智是明码标价。

    乔帮主食堂也不存在垄断行为。

    有些网友的评论,也很给力,汽油六七块钱一升,电话两毛钱一分钟,学区房还十万一平,也没见那么多人去监管部门,大骂欺诈行为。

    何况乔帮主定位准确: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,从不坑穷人!

    “我会让梅菱与燕京烹饪协会尝试沟通。”

    乔智没想到燕京烹饪圈竟然如此水深,若是从燕京当地聘请厨师,一方面节省成本,另一方面也能更好地融入当地,实现本土化。

    现在这条路似乎被阻断了!

    之前得罪了鱼尾楼的满东流,使得乔帮主想要与当地本土餐饮企业和睦共处难度颇大。

    不过,任何行业都要勇于面对困难和竞争,燕京是华夏各大菜系兼容并包之所,是餐饮企业必争之地!

    若是能突破重重困难,还能脱颖而出,对乔帮主食堂而言,则为布局全国奠定了基础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地头蛇和过江龙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之前在云海开设分店,没有遭遇抵制,

    一方面因为郝旺在云海餐饮协会原本便有一定的影响力,另一方面云海的商业氛围,对待外来者很宽容,但是龙是蛇,也靠自己的竞争力来证明。

    沈贤的厨艺精湛,若是他前往深不可测的燕京,有一定的风险,最好能有个在当地有一定声望的厨师作为副手协助他。

    乔智给郑泽打了个电话,希望他能帮忙引荐一位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郑泽比较稳健,没有随意答应,但承诺给他物色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kafasp.com/daguomingchu/1632983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kafasp.com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kafasp.com
15嗨手游网